庆元县政府网欢迎您!
今天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庆元政务>>综合信息>>庆元旅游>>品味庆元

初秋行游三井溪

发布日期:2017-11-03   

  江南的初秋,总是令人迷醉。这样的时间去探访三井溪,也恰如其分。

  车子从县城沿着高接云端的盘山公路一直行驶。途中,儿子有些晕车,最后一小段路,我们停下来休息了三次。头天下过雨,早晨山里雾大湿气也重,幸好我们都备了外套,而初秋清透薄凉的阳光也渐渐拨开迷雾为我们带来温暖。

  车行至枫坪村和龙岩村之间的一个大拐弯处,有一块很小的蓝色指示牌,写着三井溪并标注了方向。指示牌年代久远,在这高山深处风吹日晒,已经变得非常暗淡,不细看极易被忽略。还好同行的友人之前来过,我们一路跟着他往溪流上游走去。

  路边,间或有蓼草开着粉紫色的花朵。蓼草被誉为诗中最美的草,它开出的花儿虽微小势孤,不夺人眼球,却昂着头傲立在秋光里,让人顿生苍劲而温暖的感觉。

  前一晚的雨,让铺满凋零落叶的溪边小路略显湿滑。石板铺设的小路,年代应不久,却也与这原始自然之地相得益彰。路边没有护栏,小路沿着溪旁陡峭的峰沿一直延绵。爱人慈目不移,贴心地走在儿子侧后方,默默守护着独立前行的小小身影。溪畔的杂草丛间,依稀可见一两朵杜鹃花盛开在初秋的枝头。让我惊诧一枚草叶,一朵野花,在这天光地气的滋养下竟有如此勃勃生机。

  通往下龙井的河面上,铺满了大大小小的石头。儿子米粒在他父亲的牵引下,仿佛内力深厚的功夫小子,在溪水上“飞岩走壁”,爽朗的笑声开始回荡在山谷间,方才晕车的不适仿佛不曾发生过。

  少顷,便望见一条瀑布从岩石上倾泻下来。潺潺的流水注入龙井潭里,泛起阵阵白色的小泡沫。潭水至清,碧绿的色彩与山涧旁绿的发浓的植物呼应着。溪水在龙井潭下,有流淌,有回转。

  第一次来三井溪,她这洁净峻朗的绝世姿态和刻骨的美一眼便深刻在我的心底。我仿佛开始理解南宋词人徐照的那一句:“初与君相识,便欲肠肺倾”。

  三井溪的美是摄人心魄的。在她面前,觉得自己的心也是纯澈明净深稳清洁的。

  着一袭红色长裙,穿一双布鞋行走在这溪水之上,云日回照里,仿佛自己向着光阴逆行,一不小心走进了诗意而唯美的旧时光里。

  沿着石壁小心翼翼地攀至龙井边。同行的小伙伴将我扶着岩石,身体弯腰前倾的瞬间定格了下来。红衣碧潭,鲜明撞色。秋日的山风透过森林的缝隙,正将我齐肩黑发丝丝缕缕吹起。

  岩畔水涯间,一株株菖蒲生的葳蕤。我的目光忍不住一一掠过这一株株优雅的植物。怦然间,觉得自己也曾是这岩缝间一株遗世而独立的菖蒲。在天光云影里明朗清洁,有序生长。驻守山谷,生云水胸襟,蓬蓬而向阳。

  未攀上龙井沿的孩子们见龙井下游没有鱼,略显失落,却也学会了“水至清则无鱼”这句古语,转眼便在岩石上玩起了扔石头的游戏。不过是一池清水,一些石块,却成了孩子们无穷无尽的快乐源泉。

  到隐匿在溪边安静的小村里吃午饭。小村名三井溪村,约六七栋房子,均是小木屋,新旧相间。通往村里的石拱桥,桥身和护栏都是石块组成。石桥静卧溪上,与桥下形态各异的石头静对,生出了一致的气韵。

  行走在小巷里,抬眼便撞见一行蓝颜高鼻的国际友人。他们背负着行囊正与一间木屋里穿着迷彩服的老人握手道别。早就听闻三井溪的国际知名度比在国内要大很多,原本不以为意,如此这般我倒是信了。

  简单吃过午饭,我们继续寻访上龙井。通往上龙井没有大路,只能走村民上山砍柴开辟出的小山径。小径枯叶铺成,四周灌木丛生,温润潮湿,有热带原始森林的即视感。路边,一树野荔枝正熟,火红的野果在枝头晃动。虽叫野荔枝,但果子只有外形像荔枝,剥开之后的样子和味道却是大不一样,白清色的果实粉糯清甜。也有硕果累累的野梨树,梨子小小一个,已经有一大半熟落或者被风雨打落在溪水里。还有黄灿灿的一株野柿子,柿子树在高处。友人和米粒他爹的童心都被这一颗颗橙黄的柿子激发了出来,一个用石子去打坠在高处的柿子,另一个则用我们穿越小山径当拐杖所用的粗树枝。被打中落下的柿子不多,小小的野柿只有市面上卖的柿子三分之一大小,孩子们如获珍宝,不忍食之。

  上龙井所在之处是峭壁的顶端。从溪流平坦之处仰望,约有20多米高。正如王安石所言:“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上龙井的峭壁之险之陡,足以匹配一处绝美的景致。孩子们是爬不上去的,随遇而安的他们已经在平坦的岩石边戏水、玩耍。米粒他爹爬上去惊呼大美,这让在下游平坦之处看孩子的我也蠢蠢欲动。同行一位杭州回来的庆元媳妇告诉我,她觉得上龙井太陡太险,之前来了几次都没敢爬上去,总留遗憾,这次说什么也要爬上去看一看。随即与我结伴攀爬。

  岩石陡峭,不仅要留意脚底,寻找合适的落脚点,还要摸索上方可以抓手受力的位置。小心翼翼爬上龙井平坦的观景岩壁,耳边是隆隆的瀑布声,眼前壮美的椭圆形龙井潭里,一潭清水有如一池流淌的翡翠,漾着最深翠的碧色。潭水灵动,潭下蕴藏的绿媲美朱自清笔下的梅雨潭。

  所谓的龙井,是第四纪冰川时代遗留下来遗迹,又被称为冰臼。上龙井的冰臼痕迹最为明显,呈椭圆形,井壁光洁,正上方有石壁将瀑布分成三股,奔流的瀑布飞花碎玉。坐在龙井沿边,任丝丝水珠飘溅至脸颊,隔着一潭碧水与时光遥遥相对,感受林壑间承接了200多万年的清新之气。抬眼望去,是被峰峦与植物勾勒出的天际线。

  龙井底下的平坦之处,传来孩子们回声清晰的兴奋尖叫。原来是米粒在溪水里抓住了一只淡粉色的青蛙,直呼我们去看。在这方大自然恩赐的山水天堂,孩子内心友善的小种子生根发芽都更加迅速呢!兴奋过后,无需大人提点,米粒儿主动将青蛙放生,让它回归三井溪的怀抱。

  友人当日有事要赶回县城,三井溪的美我们只能浅尝辄止。回程路上,溪水边有美得令人心惊的蓝色花朵,形似蝴蝶,是鸭跖草。初秋夕阳里,她们开的正好。拈花微笑,静水流深。离开的路上,我们便开始筹划着下一次的旅程。 

作者:吴丽娟





( 责任编辑:庆元县旅游委员会)
庆元县政府网欢迎您!
 
 

主办:庆元县人民政府办公室 备案号:浙ICP备10007696

建议分辨率1024*768 建议使用IE8.0浏览器浏览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