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元县政府网欢迎您!
今天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庆元政务>>综合信息>>庆元旅游>>品味庆元

酒酿里的乡愁

发布日期:2017-11-20   

  夏天,是喝酒酿的好季节。去商店里买几斤糯米,几包酒曲。回头,把糯米蒸熟,丢进陶罐中,洒上酒曲,将它们慢慢的,慢慢的搅拌,直至彼此交融。盖上纱布,往阴暗处一放。隔上几天,妈妈准要掀开纱布,用筷子搅一搅,嗅一嗅酒气是否浓郁。我总是待在一旁频频发问“妈妈,酒酿熟了没?熟了没?”我妈总是嫌我烦,我还没开始问第三遍,她便拿起竹勺一瓢一瓢舀进炖锅里。点起火煮沸,我便迷失在那一勺勺酒香四溢的甜酒酿里。

  在老家庆元。每个夏季,妈妈都要做好几次酒酿。酒酿熟透了,舀进大小各异的陶罐中,差使我挨家挨户的送去。我平时很少与邻里乡亲往来,每到送酒酿时候,我总是不情愿去送的。所以妈妈每次都要放下狠话,不去就不让我吃酒酿。我嘟着嘴一溜烟跑出去,周边绕上一圈。回来时,她早已将酒酿给我舀好了,我端起碗,像猪八戒吃人参果那样,“咕咚”一声一碗就下肚了,回头又让妈妈给我添一碗。大暑天,妈妈是不让我吃太多酒酿的,她一直跟我强调“吃太多会中暑的,适量便好。”我便乖乖的放下碗,等着夜晚来临时继续喝酒酿。等到日落,等到漫天繁星时,我雀跃的掀开锅盖,突然发现酒酿全部消失不见了。原来要送酒酿的人家太多了,分着分着不知觉就没了。我顿时觉得被伤到自尊心了。不过,做酒酿的次数很多。我念叨着念叨着,不知不觉就吃到了第二波酒酿。

  酒酿,一直停留在我的记忆里。记忆的源头,来自我的外婆家。小的时候,我时常被寄养在外婆家。夏天到了,外婆总是牵着我去另一个村庄买酒曲。回家后,她掀起谷仓的盖子,舀几勺糯米,把糯米蒸熟。把酒曲和糯米饭混在一起七搅八搅。也是放在大盆里。放上几天。待某个月亮恬静的夜晚,趁着我们大家一窝蜂聚在电视机看电视的时间。外婆独自一人到厨房中,生起火,将发酵成熟的酒酿倒入锅中。待酒酿沸腾翻滚后,打入几个刚从鸡窝中掏出的鸡蛋,掷入几块冰糖。我们便一一过来端分好的酒酿。有的人喜欢喝酒酿汁,便挑一碗清浅的酒酿。有的人喜欢吃酒酿团子,便挑一碗浓稠的酒酿。端过酒酿,匆匆忙忙又跑回电视机前。我们总是叭叭的砸着嘴。一个两个,三个四个发出的哧哧声,咂嘴声很快就掩盖了电视机里的人语声。我顿时坐不住了,端起碗就跑到庭院外。外婆家附近很空旷,有一片茂密的竹林,还有一座小山丘,夜深人静的时候,村庄里很少有人走动。萤火虫就星星点点的出来跳舞了。我被夏夜的微风轻拂着,听着远处水塘的蛙鸣,看着萤火虫翩跹起舞。一切的一切,都曾氤氲了我的整个童年。

  来到金华后,我时常会看到有人当街吆喝着卖酒酿。很多时候,我听到声音走出去,他刚好盖下纱布骑车离去了。有一次,我正好在一家书店仔细的挑选书籍,门口竟响起洪亮的酒酿卖叫声。我听到了那个声音竟不管一切丢下书冲出去。卖酒酿的人还在,我差点兴奋的叫出声来。老人家给我尝了碗里的酒酿,很甜却没有酒味。我有点失落,一股脑吃下酒酿,转过身慢慢踱回书店去。

  我妈妈制作酒酿的技术时常会不娴熟,有酒味可是味道不醇厚。好几次我都要嫌弃妈妈的酒酿做失败了。不过酒酿熟透后,她还是美滋滋的装了好几大罐,叫我给我两个阿姨还有姨婆送去。我阿姨们接过酒酿后,立马端到灶台上煮了。我站在一边,等着看阿姨的反应。没发现任何异样后,我问阿姨“酒酿好吃吗”?“好吃啊,你没吃过?”我默然无语,让她们静静地回味阔别已久的家乡味道。

  我走了,阔别了那个地方。我说我要追逐我的梦想。故乡不语,却让乡愁一次又一次在梦里纠缠我。倘若有一天,我回到了那个地方,请给我一碗甜酒酿。让我氤氲一番童年时的美丽。

 





( 责任编辑:庆元县旅游委员会)
庆元县政府网欢迎您!
 
 

主办:庆元县人民政府办公室 备案号:浙ICP备10007696

建议分辨率1024*768 建议使用IE8.0浏览器浏览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