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庆元政务>>综合信息>>庆元旅游>>品味庆元

在庆元,吃一餐期待已久的早餐饭

发布日期:2018-04-25   

  南宋庆元年间,宁宗皇帝以年号赐名,始建庆元县。

  八百来年的历史,相比丽水的其他县市,既不古老也不算年轻。

  而它于我,是陌生的。

  这份陌生,无疑来自于空间距离。有“浙江的西藏”之称的庆元,对于晕车已成习惯的我来说,在心理上,便成畏途。

  但我对它,又是熟悉的。

  三年前,在一位文友的博客中,读到一篇以庆元早餐饭为题的文章,始知庆元早餐是吃干饭为主的,这对于习惯了包子馒头、油条豆浆的我们来说,的确有些不同。因此,那篇文章在心里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也让我对庆元早餐饭充满了期待。

  

  终于,在这个盛夏的周末,下决心去庆元。过云和,经龙泉,一路向南。越接近庆元,车辆越稀少,到后来,高速公路上,首尾遥相呼应的,只剩我们一行三辆车。

  风尘仆仆下车,却是一眼就喜欢上了这个小城。

  正是晚饭时分,街上的车和行人稀稀落落,一切都慢悠悠地,没有匆匆赶路的人。临街有各色小铺,隔三差五的就有一家早餐店,外表一律很简朴,却充满烟火味。而我明天早上的胃,注定将在这里得到安慰。

  这份期待,不止我有,同行的人大都如此。第二天一早, 一行七八个人,弃酒店的早餐于不顾,直奔庆元最本色的早餐店而去。

  与晚上不同,早晨的庆元,充满了市井气息。

  隔着窄窄的马路,就闻到了饭菜的香气,店里和门口散乱地坐满了吃早餐的人。记得朋友在文中说,几乎所有庆元人都不在家吃早餐,爱上街吃,看来还真是这样。店面不大,显得拥挤而喧闹。米饭用超级大的铝锅盛着,锅沿垫着炊巾,热腾腾的蒸汽呼应着这份清晨的热烈。另一口大号的锅里,交叠放着各种小菜,边上蒸着一小碗一小碗的蛋羹。米饭晶莹得剔透,小菜大部分放了青椒或红辣椒,还有红红的酒糟,色泽诱人,蛋羹则蒸得鲜嫩,看一眼便食指大动。店主是夫妻俩,他们和大部分顾客显然都很熟悉,一边熟练地上菜,一边不停地笑着与人打招呼。偷眼观察了一下,那些老顾客面前,无一例外地有白米饭、蛋羹、酒糟肉或酒糟肥肠——据说庆元的早餐饭里,这几样是标配。入乡随俗,我们自然也要的这些,其实也由不得我们,老板自作主张早就上好了配菜和蛋羹。因为人多,除了这几样之外,还点了十几小碟的其他配菜,其中有我最爱的青椒炒虾米。这是个很普通也很受欢迎的小菜,平时常用它佐粥,只是在相隔一百多公里的庆元吃到,又是别有一番风味了。

  

  在这个有点嘈杂的清晨,与一干文友就这样在露天坐着,吃一顿期待已久的早餐。不知是人多抢着吃的原因,还是许久没有吃过这样的早餐,一碗饭配着蛋羹和小菜,竟然很快吃完。在味蕾的满足中,恍然忆起,其实小时候,我们早晨也是吃干饭的,不同的是,吃的地点,在家里。

  我出生在一个小镇里,镇上只有一家早餐店,卖油条和包子,也有馄饨。但是我们极少有机会去吃,在七八十年代,早餐店的消费似乎是一件奢侈的事儿,绝大多数时间,我们在家吃早饭。我外婆每天总是天不亮就起床,烧上一大锅水,水开以后倒进淘好的米,煮得差不多了,将米饭捞出来蒸,留下少许饭粒和米汤,慢慢熬成粥。米饭用木桶蒸,饭上面放一碗梅干菜,里面有时有肉,有时没有。等饭熟了,梅干菜就会蒸成油汪汪的样子,香气扑鼻,是最下饭的菜。有时外婆还会炒上一两个自家菜地摘来的时令蔬菜。一天的生计,就从早上厨房的香味开始。

  外婆总说,早饭要吃饱,早饭吃饱了一天都不容易饿。外婆还说,人只要吃饱了心里就会觉得踏实。其实在以农耕为主业的年代,早餐是非常重要的,它必须撑得住上午半天的消耗,因此,农村里大多人家早餐以干饭为主。只是随着时代的发展,生活方式的改变,我们渐渐习惯了花色繁多的早餐,近年来更是有各种西式早餐进入我们的生活。而庆元,却在满大街的早餐店中,固执地保留了吃干饭的习惯。让我们在最朴素的一日三餐中,回头看一看来时的路。

  这个早晨,在一碗米饭中,吃出了无比踏实的感觉。





(文章来源:庆元县政府网 责任编辑:庆元县旅委)
 
 

主办:庆元县人民政府办公室 备案号:浙ICP备10007696

浙公网安备 33112602000045号 网站标识码:331126

建议分辨率1024*768 建议使用IE8.0浏览器浏览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