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庆元政务>>综合信息>>庆元旅游>>品味庆元

端午的粽子

发布日期:2018-06-19   

  不是端午节,也能在市场上看到粽子的身影。我可早食膩了肉粽、豆粽,枣粽,毕竟是端午,不吃粽子显得我不重视传统习俗。思来想去,我便不断央求母亲为我做其它口味的粽子,也好让我融入进这浓郁的节日氛围中。

  黄田人习惯在端午节走亲访友。袋子里放一大串粽子,甜的粽,咸的粽,不甜不咸的灰汤粽。

  在读大三的时候,我迷上了台湾作家的书。那些作家中,有好些写幼年时在大陆的衣食住行。这林林总总一切,不知不觉,竟成了他们念念不忘的乡愁。琦君写家乡的桂花宴,写家乡的春酒,也写了端午时节我们常吃的灰汤粽。灰汤粽的做法与我母亲所做的毫无差异。端午节的前几日,我母亲往往要四处寻找稻草。然后将觅得的稻草烧成灰,洒在白布上,用水一冲,便形成了黄褐色的碱水。将糯米放在水中浸泡一夜,便可拿来包粽。粽里虽不加馅,但吃起来极香。灰汤粽还能消食,小孩和老人少了顾虑,多食几个并不碍事。

  我心心念念的是笋壳粽。笋壳粽,顾名思义,用掉落在地的笋壳包扎成的粽子。捡笋壳,没有人比我更积极了。一场春雨过后,笋芽不住地往天空窜去,身上的笋壳耐不住它剧烈的生长幅度,总要“噼里啪啦”落了一地。捡笋壳前夕,母亲总是千叮咛万嘱咐让我一定要戴着手套去捡。因为前人说经常摸笋壳,脸上会长笋壳斑,说的人多了,我便不得不信真的会长斑了。笋壳粽里也不包馅。而且笋壳有足够的空间去容纳糯米,所以粽的个头极大,食用起来有浓郁的清香,我垂涎笋壳粽,无论如何我都是吃不完一整个粽子的,所以我常常让母亲帮忙。母亲常会嫌弃我多事,但是还是欢快的把那一半粽子吃了。

  端午节,有好多人家也会包咸蛋黄粽。我听说过的最有名气的蛋黄应当是高邮咸鸭蛋。四月份的时候,我去南京听张晓风的讲座,借机去了一趟高邮。在那儿寻得汪曾祺先生的弟弟,听他诉说汪老先生的故事。这时候的大淖,早已变成了臭水沟,汪曾祺先生笔下的邻居,几乎都不在世上了。高邮的咸鸭蛋,并不是随随便便就能从一个菜农的篮子中就能买到。“哪里有这么多双黄蛋哟!”高邮湖里的鸭子 “扑棱棱”地拍打着翅膀,而我终于还是与双黄蛋无缘。他们叫我去一个叫作“红太阳”的特产店去买咸鸭蛋。“哪有那么多咸鸭蛋哦!只有特产店才能买得到。”

  我家好些年没有包过灰汤粽、笋壳粽了。这几日,每当想到它们,我总会想起高邮行时汪曾祺先生弟弟的话:汪曾祺通过回忆写出来的小说,能有多少东西现在还存在的?难道有一天,灰汤粽、笋壳粽只能远远的存在我的回忆里?





(文章来源:庆元县政府网 责任编辑:庆元县旅委)
 
 

主办:庆元县人民政府办公室 备案号:浙ICP备10007696

浙公网安备 33112602000045号 网站标识码:331126

建议分辨率1024*768 建议使用IE8.0浏览器浏览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