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政府资讯>>综合信息>>全域旅游>>品味庆元

黄坞,一个从故事里走来的新农村

发布日期:2018-12-14   

  从庆元县城前往黄坞,车子一路向西,虽然没有走高速,但是去黄坞的省道相较去庆元东部的山路十八弯,显得平坦而辽阔。暮春三月,道路两旁一排排笔直的树木已经长出的嫩叶,即使在浓郁的阴雨天里也显得生机盎然。

  驱车穿过长深高速公路黄田出口站底下的一个桥洞,沿着康庄道一路驶进黄坞村。我们将车子停在了村口一棵巨大的有着几百年树龄的香樟树下,香樟树的斜对面,有一座白墙黑瓦的庙宇。我对这座庙宇早有耳闻,据说是为纪念朱元璋部将赵将军所建。相传当年朱元璋起义不久,军师刘伯温的老母病故,而此时战事吃紧,朱元璋未及时让刘伯温告假家祭,而是直到前方取胜才准其还乡。刘伯温走后,朱元璋一方面深感内疚,想亲自前往刘伯温的故乡——青田祭拜刘母,另一方面,军中不能长期缺乏军师。于是,朱元璋将自己化装成商人,只带少量亲兵前往青田,明为祭拜刘母,实为催促刘军师早日归队。岂料朱元璋途中被元兵识破。为躲避元兵追杀,他只身一人抄小路逃到了庆元境内的黄坞村,被村中一个有胆有谋的郎中刘白鹤所救。追随朱元璋的赵将军搬了救兵日夜兼程赶到黄坞为朱元璋保驾。赵将军为防元兵再次来袭,在黄坞村中的高地修筑了两个烽火台,用于观察和传报敌情。赵将军还亲自带领部队,剿灭了常年掠夺黄坞及周边百姓财物的西边寨和天罗寨两个山寨,并将缴获的部分财物分给了黄坞的老百姓。朱元璋赵将军他们走后,百姓感念赵将军平定了山寨,让村民得以过上安稳的日子,便建庙宇以纪念,这座庙宇被后人尊称为元帅公庙。

  元帅公庙门口挂着的两个红灯笼已十分陈旧,而大门上画着的那两个门神却色彩鲜艳,栩栩如生,让庙宇显得庄严而神圣。这座庙宇独立于村中的民居,背对着黄田溪,与斜对面一棵有着几百年树龄的巨大香樟树一并傲然伫立在村口,守护着村庄的平静与安宁。我站在庙宇前,试图发挥我最大的想象力,去还原在黄坞历史上的一些场景,比如赵将军平定山寨时的场景,比如百姓们恭恭敬敬,依依不舍地将这位英雄送走时的场景,比如黄坞村民充满虔诚和感恩一起建造这座寄予了整个村庄对平安稳定生活向往的庙宇时的场景……

  我5岁的儿子扯了扯我的衣角,让愣神的我从脑海里定格的画面回到现实中来。顺着孩子手指的方向,我看到元帅公庙边上立着三块乐助碑。碑上刻着兴建聚心亭以及村头浇筑路的捐款人姓名和捐款数额。石碑上密密麻麻的名字,一串串数目在眼前一一掠过,当我的目光重新定格在“聚心亭”三个字时,瞬间觉得这个从故事里走出来的黄坞村有了令人更加刊心回味的印象。

  一泓溪水,一块平地,是古人筑庐开荒、繁衍生息的基础。村口的黄田溪延绵不绝,生生不息地往瓯江流淌,也成了黄坞人生命的源头。相传古时,有一个姓黄的年轻人为避灾荒来到此地,见四周山峦环抱,一块平地仿佛一条停泊的船坞静靠在黄田溪边。他不禁想到只身漂泊的自己,不正需要一处停靠的港湾吗?于是这个年轻人便在此安营扎寨,过上了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辛勤躬耕的他,在这片土地上娶妻生子,并为村庄取名黄坞。而后,又有陈氏、夏氏、周氏、刘氏相继来此地繁衍生息。寒来暑往,不知经历了多少春秋,黄坞村变成了人丁兴旺、商业繁荣的一个村庄。《庆元县志》概述篇中就有一句关于黄坞的文字记载:“唐代至元代,黄坞称为五里上洋街。”相传这五里上洋街不仅有各色商店,还有当铺和药房。智救朱元璋的刘白鹤正是这五里上洋街“济民堂”药铺的掌柜。当年元兵没有找到朱元璋,一怒之下就将繁华的五里上洋街给烧毁了,着实令人惋惜。

  走在黄坞村的巷弄里,我心里想着这黄坞村真的是一个“有故事”的村庄。除了“刘白鹤智救朱元璋”、“赵将军剿灭土匪寨”等传说,黄坞村中还流传着黑米饭由来的故事。据说是清末某年,由于天气干旱庄稼歉收,但清政府收的税粮比丰收时还要多,被逼上绝路的黄坞百姓,由一个叫夏盛昌的村民带头一起抗税。夏盛昌因此被捕入狱。听说监狱中的夏盛昌吃不饱饭,村民自行组织送牢饭,可送去的牢饭都被狱卒吃了,忍饥挨饿的夏盛昌体质变得越来越差。村民们怕他被饿死牢中,苦思冥想,终于想出了用一种叫乌饭芦的灌木叶子汁将米粒浸染成黑色,再做成乌米饭的办法,才成功地让夏盛昌吃上这色相难看却美味的乌米饭。之后,为纪念夏盛昌带领村民英勇对抗封建势力,黄坞村就有了每年农历四月初八家家都做乌米饭的习俗,这个习俗一直流传至今。

  想着这些故事,我一边走,一边试图在黄墙黑瓦之间,在参天古木之下,以及古桥古井边上,找寻更多与这些故事有关的蛛丝马迹,探寻那一段段令黄坞村民引以为傲的历史。可惜,我不是一个优秀的历史探寻者,也没有找一个能言会道的向导,我只是以一家人周末游玩的心态来探访黄坞。除了村口的元帅公庙,黄坞那些荣耀的往事并没有被我找到更多的历史印迹。

  我知道,许多历史的往事都已经风化在时光深处,它们或是变成口口相传的传说,或是变成激励后人的典故,成为一个村庄文明的遗传基因,一代又一代地传承着。而传承这些故事的,是一个个在这片山水间劳作和生活的人们,他们才是现如今故事的主角,才是这个村庄最真实的存在。

  这个从故事里走来的黄坞村,现在展现在我面前的是一个美丽新农村的形象。越是深入黄坞,越会感受到新农村建设给村庄带来的变化。泥墙外是逼真的三D版画,有腾龙,有瀑布,有卡通动物,亦有飞禽走兽,这些画面将村庄装点得多彩而绚丽,与故事中那个带着传奇色彩的古村形成了鲜明对比。我们一家在穿过村子中间的古树林,也就是传说中朱元璋赐名“生茂林”的风水林时,孩子惊喜地发现“王者部落” 青少年户外素质拓展园里,有几只恐龙立在高耸的古木底下。他一路小跑欢笑,还钻进一只恐龙蛋里面让我们给他拍照。小朋友爽朗的笑声穿透古树林,与林中同样欢快的鸟叫声相汇。

  雨天没办法体验户外拓展的项目,我们略带遗憾地离开王者部落,沿着整洁宽阔的石子路一路朝着指示牌的方向前进。在村庄后面,我们找到了一处幽静的民宿,名为“枫林小院”。小院门口,不知名的各色鲜花开得正艳。院落后竹林摇曳,院落旁的竹篱笆架内,菜苗们正在抽芽,边上的紫云英一片一片开得正欢,老茶树上的茶叶,在温湿的空气中氤氲着春潮,鲜脆嫩绿地等着人们去采摘。雨后初霁,泥土和植物散发着独特的芳香,阵阵沁入我的胸腔,让感冒许久的我顿觉心旷神怡。我们坐在院子前面用竹子和棕榈片搭建的凉亭底下休息了没一会儿,孩子贪玩,又嚷嚷着跑到村子别处去了。

  孩子无意间将我们引到一处古宅院,院子的马头墙以及院落的设计看去有着很深的徽派印记。古宅正大门对着台湖山,石大门上悬挂着一块书写着 “三善旧家”的牌匾。门口的牌匾虽陈旧,却掩盖不住老宅昔日的繁盛和辉煌。老宅院大门紧闭,显然已经无人居住,春雨将门前的苔藓滋润得碧绿鲜嫩,春光从屋檐后的瓦砾里透出,让古老的宅院仿佛又有了新的生机。据村民介绍,这座房子是有名的黄坞幽居,又称新处古屋,由沈氏士鹏公建于清朝末年。相传当年沈公在徽州经营香菇生意,曾是徽州商县纳税大户,衣锦还乡建了这座宅院,怪不得宅院处处彰显着徽派建筑的风格。

  准备返家时,我们又顺着来时的路往回走。聚心亭后挂着的152条黄坞村家训让我眼前一亮。我逐一读着这些家训,有“家门和顺,虽饕餮不济,亦有余欢”,有“静坐常思已过,闲谈莫论是非”,有“施惠无念,受恩莫忘”,有“一时劝以人口,百世劝以人书”等等。这些家训或规范家庭成员的言行举止,或教化村民和睦友善,或教育后人知书达理。小小的聚心亭,原来不仅仅承载着村人的凝聚力,更聚集了整个村落的乡风文明。

黄坞村伴着那些古老而传奇的故事一路走来,虽然繁华的五里上洋街早已不再,但是随着新农村建设的不断深入,又有一代又一代的黄坞人聚心聚力建设美好家园,相信这条停泊已久的“航船”必将会再度扬帆起航。离开的时候,我发现,经过春雨的洗礼,村庄周围的草木和庄稼显得更加饱满而富有生机了。





( 责任编辑:庆元县文广旅体局)
 
 

主办:庆元县人民政府办公室 备案号:浙ICP备10007696

浙公网安备 33112602000045号 网站标识码:3311260001

建议分辨率1024*768 建议使用IE8.0浏览器浏览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