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庆元政务>>综合信息>>全域旅游>>品味庆元

举溪三桥

发布日期:2018-12-21   

  去庆元县,是从杭州中转。一大早出门去高铁站时,天色昏暝,像是要下雨。一小时的车程后,转地铁,出武林广场地铁口,杭州的雨已经下大了。从地铁站到金汇大厦,平常也就一刻钟的路,冒雨走了半小时也没到,撑着的伞也全然不顶用了。马路上已全是积水,飞快驰过的汽车,不时溅起大片水花,我到抵达汇合地点金汇大厦楼下时,全身都没一处干的了。没几分钟,我看到了两位女作家,沧桑和咏梅,这场一早下起的雨太让人猝不及防了,她们也都湿了。

  车子沿南山路、杨公堤一路出城,经过转塘,雨势小了许多。到得下午一时许在遂昌“草鞋换粥”吃中饭,路面也都全干了。美丰主席带了两个女孩在路口接上我们,陪我们一起吃中饭。席间看到从温州乐清自驾出发的马叙兄发的微信图片,知道他已到了庆元县。他拍的山、云、树,端的是气象万千,但没有我想看的廊桥。

  到庆元是来看桥。人称水上宫殿的廊桥,以前只知道泰顺有,从鲁晓敏君这里,才知道不只泰顺,浙南闽北的丽水、温州、南平、宁德都有,尤以庆元县为多。晓敏君居松阳,以百里为半径,行迹遍布处州全境。近年他以《中国国家地理》金牌记者的身份多次赴庆元田野考察,不久前刚在这家杂志推出十几个版的廊桥专版,以致满城争诵,以致有廊桥处必有鲁文。但到庆元前,我还没有读过他那篇宏文。我对庆元廊桥的想像,是来自马叙的一幅水墨画:山色空蒙中,但见一木拱廊桥如长虹卧波,作势欲飞,画面一角,有一女,撑一红伞,临风而立,如梦似幻。马兄画风的细部之美、轻逸之美,向来为我所喜,庆元廊桥,在他笔端自有一番风情。

  庆元处万山丛中,浙闽之界,三江之源(三江为瓯江、闽江、福安江),通衢要冲。是夜宿县城松源镇,夜半,潮气从没合拢的窗往里挤,连梦境都是潮湿的。清晨起来,树叶犹带水珠,远处山麓,朝云未收,看来夜雨不小。

  前往举水乡月山村的路上,车窗外时见水流湍急。今年的雨季格外长,前些日子在莫干山,那雨,也时不时的就下了起来。月山是个美丽不可方物的古村,村前有举溪,村后有半月形的竹园。村依山依水而建,烟水百十家,错落有致,与村后竹篁互抱形势,成一天然太极图。这是一个发端于宋朝的古村,鼎盛于明清,几百年间,有数百人或科考、或荐举,走上仕宦,成为“庆邑之冠冕”。其中最著名者吴懋修,人称“八老爷”,做的官不算大,却是个著名的遗民,明亡后跑到福建投奔鲁王朱以海行在,做一个兵部司务的小官。据说现在的村子规制,还有沿着举溪的八境,月山晚翠、云泉晓钟、龙凤两桥、文奎高阁、宝塔东耸、银屏西峙、龙湫灵液、虎胜奇岩,都是他在世时就安排妥当了的。

  这是一个有经历、有见识的民间高人,会写文章、知兵事,又懂营造、风水之术。身处那么一个大时代,他的一身抱负,都用在了家乡的这方水土上。斯时,新政权立足未稳,对江南士人的笼络羁靡还没深入,故容他在此间以文字自娱,作山水文章,从容老去。

  同游的晓敏君,于风水一道已窥门径,听他一路说道,我只有点头的份:举溪八景中的云泉晓钟的云泉寺在西,因为佛自西方来,荐元塔在南,南天镇魔,吴文简祠在北,庇佑后人。再如举溪上的十座古廊桥,如龙桥、来凤桥、白云桥、步蟾桥,从《吴氏宗谱》上的月山全貌图来看,也都扼山水形胜,暗合堪舆之学。

  一大群人涌上月山村水尾的步蟾桥时,晓敏一把拉上我:走,廊桥怎么能这么看!这一孔桥,始建于明永乐年间,民国时重修,基本如旧,先须远远地看,才能看出它的好来!

  两人沿着溪流,往下游直直走了数百米。刚下过雨,溪岸湿滑,我们扶着岸边的树,才没有摔倒。溪流至此,形成一个小坝,水流稍为平缓,站在小坝上看桥,果真如晓敏所说,才看得出这桥的好来。它横跨溪上,如虹吸水,梁架用九檩四柱,柱子直接顶在桥面上,廊屋当心间和东西桥头各一间,分设三个重檐歇山顶桥亭。涉水而过,再从东桥头进入廊屋,看着桥顶的八角藻井和做工精细的雕花垂莲柱,我这个热心导游双眼顿时发光,他的眼风扫过桥上的每一构件、每一处细节,那沉迷之深,就好像在抚摸一个美丽的女人,让我深自动容。

  “这廊桥,集楼、亭、桥为一体,你看当心间顶部的藻井,如意斗拱层层垒加,像不像朵朵盛开的莲花?”

  “月山地貌,一如人间仙镜,进入此间,就如进入蟾宫仙境,古人科举中式,又称蟾宫折枝,所以吴懋修取这桥名,寓意也是极好的。”

  “你再看桥两侧的风雨板,桃、杏、折扇、梅花,那些文人化的图案,这些微小的细节里也流露着文人趣味,我们常说的乡土中国,实际上就是人文中国啊,这里面蕴含着太多的文化信息。”

  一说起此间风物,晓敏如饮了酒般,舌绽莲花,语流间,俱是对这里的山山水水、草树云烟和山姑老妪的热爱,就好像,前世他就是此间一士子,或一造桥的巧手工匠,所有土木皆自他手出。接下来,我们看了号称“重关交锁束溪腰”的如龙、来凤二桥。从如龙桥的廊屋当心间随脊枋上有的“明天启五年岁在乙丑四月十二日乙丑谷良旦吴门从新修造”二十五字墨字题记来看,建桥的年代应该更早,系现存寿命最长的木拱廊桥。我看这桥形制,倒是颇有宋代遗风。与之遥相呼应、“若飞或舞” (吴懋修语)的来凤桥,与之同等构造,年代也相仿,曾遭焚毁,现存桥面系清道光年重修。此二桥,桥身离地都有十余米,清澈的溪水映照下,桥拱与倒影合成一圆,其间胜境,真有如桥联所语,人在青莲瓣上行了。

  前一日,庆元县委书记在跟我们见面时,盛赞了晓敏君文章,我们才知道书记也是晓敏的忠实读者,让我等大觉脸面有光。这一晚,从举水乡回到松源镇,和晚敏君举烛夜游,话题不是别的,依然是桥。晓敏说他读过光绪版《庆元县志》,据载,当时庆元有宋朝以来修建的各式廊桥230多座,目前庆元境内现存各类廊桥100多座,宋、元、明、清各朝代建造的木拱桥庆元境内均有分布。他带领的田野考察队,已踏勘了其中的大部分,大多为平梁式、伸臂式、斜撑式和编木拱梁式。他那个考察队,基本上都是他的粉丝和丽水本地的民俗文化爱好者,清一色的年轻人。春秋时节,他就率队出城,随处勾连,我怎么看他,都觉得像民国的梁思诚,又有点像孔子表扬过的曾点,春服既成,率弟子五六人,与自然亲近,“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多么风雅而又率性。又想,月山村的民间传说里,有一个叫“忖忖乌”的智慧人物,诙谐百出,机敏过人,晓敏算不算“忖忖乌”的当代转世呢?

  《华严经》中有云:“广度一切,犹如桥梁”。今人茅以升又有名言,“桥是经过放大的一条板凳”。桥是此岸到彼岸的一个过渡,是以,千百年来,人们除了在桥上行走、聚会、祈求、集市、郊游、恋爱,让桥成为他们日常生活的一部分,更在桥身上隐含着他们对光明接迎的祈盼。从这一角度,我理解了古人何以把桥造得如此美轮美奂、庄严非凡,庆元廊桥又何以美得如此动人心魄。

  接下来在庆元逗留的几日,我们又去五大堡乡看了现存单孔跨度最大的明代木拱廊桥——兰溪桥,并在左近的西洋殿看了一场完整的民间请神仪式。还在松源镇上的廊桥博物馆看了用现代高科技展示的古廊桥营造法式,深感这集山、水、屋、桥于一体的廊桥,不愧为古代中国的建筑瑰宝,地处浙西南的庆元,也不愧“廊桥之乡”的美誉,是名副其实的古廊桥天然博物馆。

  这一路走下来,看廊桥、古村、民居、宗祠、庙宇、戏台、牌坊,就好像是沿着古典中国的纹理走了一遭。尽管是浅浅的行走,也是愉情悦性了。最后一日到离镇五里外的大济村,一个著名的进士村,形制规整又不同于月山村。在一个明朝古井边,看到鄙乡人王阳明到大济讲学时留下的遗墨石刻:“得志与民游之,不得志独行其道”,也算是与五百年前的同乡在此相遇了。

 





( 责任编辑:庆元县旅委)
 
 

主办:庆元县人民政府办公室 备案号:浙ICP备10007696

浙公网安备 33112602000045号 网站标识码:331126

建议分辨率1024*768 建议使用IE8.0浏览器浏览本站